广州市重点新闻门户网站
投稿邮箱:news@chinaguangzhou.com.cn
中国广州网
正在加载数据...
当前位置:中国广州网> 财经> 产业经济>正文内容
  • 孙正义的羞愧与WeWork的救赎
  • 2019年10月09日来源:观点地产网

提要:“羞愧”一词出自一位净身家达到240亿美元成功人士口,并不多见。造成这一切的源点便是软银愿景基金所投资的WeWork估值与市场偏差甚大,被多次下调,最终延期IPO的“闹剧”。随着WeWork、Uber等公司上市失败或者市值暴跌,软银集团一贯成功的投资模式开始遭到外界质疑,多宗投资陷入困境令软银股价承压,较年初早些时候的高位下降了大约30%。

“结果与目标相去甚远,这让我感到羞愧和迫切。”孙正义在接受《日经商务周刊》(Nikkei Business)采访时表示。

“羞愧”一词出自一位净身家达到240亿美元成功人士口,并不多见。造成这一切的源点便是软银愿景基金所投资的WeWork估值与市场偏差甚大,被多次下调,最终延期IPO的“闹剧”。

随着WeWork、Uber等公司上市失败或者市值暴跌,软银集团一贯成功的投资模式开始遭到外界质疑,多宗投资陷入困境令软银股价承压,较年初早些时候的高位下降了大约30%。

曾是2018年日本首富的孙正义与他麾下的软银及愿景基金,正面临着一场从上而下的自我救赎。

近日,据外媒消息称,WeWork开始和大股东软银集团谈判,希望获得新一轮融资,金额达到10亿美元,这笔资金将帮助其渡过目前的难关。

此前,持续发酵了数月的WeWork上市计划因公司估值和商业模式遭投资者质疑,WeWork不得不延期原定的上市计划。

在风波中,伴随其中的还有联合创始人亚当·诺依曼被罢免的消息,创始人出局在软银投资的公司中并不少见,Uber的创始人卡兰尼克早在2017年面临着同样的结局。

原本依赖着上市输血筹得巨额资金继续扩张的这家联合办公企业,不得不面临着资金短缺的现状。美国贝尔斯登研究公司指出,WeWork在2018年亏损19亿美元,仅2019年上半年已经支出了23.6亿美元,其估计,以当前的烧钱速度,公司资金将在明年第二季度耗尽。

在软银的投资中,WeWork的估值在最高时曾达到470亿美元,但在当前全球经济背景下,估值直接被市场下调到了100-120亿美元之间,跌幅近2/3。

孙正义和WeWork联合创始人亚当·诺依曼第一次见面,便讲出了“In a fight, being crazy is better than being smart — and that WeWork wasn’t being “crazy enough.”(在战斗中,疯狂比聪明要更好,WeWork仍然不够疯狂)。

孙正义是一个目标清晰的赌徒,这一次他下注的筹码超过100亿美元,但过于“疯狂”的估值让他在这场赌博中,面临着大幅亏损的风险。

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兼职教授莱恩·舍曼(Len Sherman)评价称,“在我漫长的IPO生涯中,我从未见过一家规模如此之大、规模如此之大的公司会产生如此一致的负面看法。”

软银显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,孙正义为WeWork总共投资了达到约105亿美元,持有约29%的股权,与软银一起推高估值的还有摩根大通,以及高盛,为此他们也遭受了不小的质疑。

以投资圈内极为流行的德州扑克为例,其主旨是一种信息不对称的博弈,玩家用自己的2张底牌和5张公共牌进行组合,选出5张牌凑成最大成牌的游戏。

在WeWork这场游戏中,软银联合摩根大通、高盛用“Bluff(炸胡)”的手法把自己的底牌做的很大,让市场相信WeWork将会是一家极为成功的公司,拥有极为光明的未来。

与此同时,资本市场上对于滴滴、Uber、WeWork这一类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极为推崇,让其估值一路高涨,而愿景基金不差钱的现状,助推了投资的过热。

但随着场面上几张公共牌透露的大经济形势越来越差,WeWork作为一家不盈利、仍在面临大额亏损支出的企业,牌局便不再被市场内的其他投资玩家所认可,并不会为其前期过高的投资所买单,外部资本形势的改变和自身商业模式的局限性,让其神话不再。

滴滴早期投资人王刚在此前一次演讲上表示,“其实孙正义是一个超级牌手,募资成立1000亿美金,在终极牌桌上每次都是all in,推出去拿回来,偶尔一次推出去,没有拿回来。”值得注意的是,软银同时是滴滴的几大股东之一。

软银目前处在进退维谷的境地,若继续以这个极低估值尝试IPO上市,则承认了此前几十亿美元的估值亏损。这对于愿景基金的打击无疑是致命的,原本希望通过一期的成功,继续设立第二期愿景基金的计划也遭到了极大的阻碍。

目前,与WeWork商讨注资的10亿美元,是软银让这场牌局继续最好的办法。虽然这10亿美元仍然可能成为拯救那百亿美元的炮灰,但如果不继续投入,就承认了失败。

孙正义帮助WeWork度过难关的同时,也是在帮自己度过难关,10亿美元或许能将WeWork的情况稳定住,从而让他有时间和精力去筹备第二期的愿景基金,能够继续讲出让资本市场满意的计划。

在第一期愿景基金中,孙正义能从中东富豪手中筹得超450亿美元的投资,所承诺的回报额高达一万亿美元,愿景基金虽然有不错的获利,距离万亿美元的目标相去甚远。

据两位知情人士称,孙正义正艰难地为“愿景基金2期”筹集资金。其预测,这只新基金的规模可能要远低于当初宣布的1080亿美元。

尽管如此,孙正义在一次采访中仍然展现出了强大的信心,其表示,Uber和WeWork现在可能在亏损,但是他们会在十年内取得丰厚利润。有趣的是,有媒体称孙正义在近期一次私人聚会上传达了截然不同的信息,让公司尽快盈利。

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迈克·威尔逊称,投资者不再愿意为过度投资买单,“在我们看来,为没有实现盈利的企业提供慷慨资金的日子已经结束了。”

孙正义的WeWork救赎之路,似乎才刚刚开始。



责任编辑:严珣文
相关新闻更多
   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!
文章排行榜